J的流放地

其实是只猫妖( ̄^ ̄゜)

哇哇!我出场啦!

可乐狗:

阿黄看着小干脆奔跑远去的背影,心中小鹿乱撞,他什么意思?为什么要我对他喊“喂!千万不要爱上我”这八个字?

就在一年前,当小干脆救他出了火坑,当小干脆拽住他的爪子,将他拉离了砖窑口,对他说别怕的时候,他就知道,自己的一生都与这只浣熊脱不开干系了。

如果从字面去理解这句话,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小干脆喜欢上了自己,但又担心自己不喜欢他,所以要自己喊出这样的话来断了他的念头。

可是,这不是我的真实想法啊。

又或者,是小干脆担心这样的感情不被世人接受,那又为什么要揭穿呢,我们现在这样不说破却每天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?

小干脆的脚步踉跄,看起来很落寞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他没有必要这么做的。小干脆已经跑到了街的对面停下,扬手示意他喊,他动了几下嘴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,他摸了摸喉咙,又喊了几下,还是发不出一点声响。

如果就这么喊了,也许就没有也许了。

我该怎么办?